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蓝京鱼软件有限公司 条码 Trace MES ERP 产品 解决方案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成为蓝京鱼会员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追溯 蓝京鱼

手机KTV的草根式走红:唱吧借社交东风使船 (1)

2012-10-16 21:54| 发布者: maky| 查看: 645| 评论: 0|来自: 数字商业时代

摘要: 唱吧创始人陈华称,唱吧的诀窍是与所有的社交网络紧密结合,进而实现病毒式传播。   唱吧究竟有多火?   随便问几个周围的人,你就会发现大家都在谈论唱吧;随便打开某个微博,草根们已经狂热地上传了自己通过 ...

手机KTV的草根式走红:唱吧借社交东风使船

唱吧创始人陈华称,唱吧的诀窍是与所有的社交网络紧密结合,进而实现病毒式传播。

  唱吧究竟有多火?

  随便问几个周围的人,你就会发现大家都在谈论唱吧;随便打开某个微博,草根们已经狂热地上传了自己通过唱吧录制的歌曲。不仅如此,众多明星也纷至沓来,成为唱吧的拥趸。韩红一改曲风,用唱吧录制了多首曲目。胡海泉新作《爱人》上线唱吧,而不服输的搭档陈羽凡用唱吧录制的这首歌,竟然“击败了全国所有人”。为此,陈羽凡沾沾自喜地问胡海泉,问道:“这所有人中包括你吗?”

  从2005年创办酷讯网,到2011年创办最淘网,陈华每一次踌躇满志的背后,结果却略显苍白。这一次,唱吧的爆红似乎终于可以让陈华高悬的心稍稍放平。在他眼里,这一次创业才找到了恰当的切入点,“当所有人都需要这样一个产品的时候,我们就做了这样一个产品。”

  唱吧没有注册功能,用户必须用第三方可分享的账号,诸如用腾讯微博、新浪微博、微信、QQ空间、人人网等账号进行注册。陈华告诉记者,“唱吧表面上只是把KTV搬到手机上,但是核心价值却并不这么简单。我们的诀窍是与所有的社交网络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这样唱吧上的任何一首歌,都可以放到任何的社交网络上去分享,因此较容易实现病毒式传播。”

  与社交网络合作

  满足三大刚性需求

“如果只是简单地把KTV搬到手机上来,无法产生爆炸式的增长。”

  在陈华眼里,与社交网络的合作,是一个双赢的结合体。一方面,唱吧可以实现“病毒式的传播”,另一方面,对与其合作的社交网络来说,它们从唱吧产生了大量高质量的内容,活跃了原来在社交网络上那些无话可说的用户,对其是一个有利的补充。

  譬如,一个本来在微博上表现平平的美女,通过在唱吧上的抢眼表现,会博得众多粉丝的关注,由此产生新的价值。

  “这种与社交网络的合作方式,也让我们的位置很舒服。”陈华认为自己找到了正确的路径。

  用手机实现KTV的功能只是唱吧所迎合的大众的刚性需求之一。“另外一种刚性需求,是大量拥有明星梦的人群所创造的刚性需求。与喜欢KTV的群体相比,有明星梦的人是非常狂热的,狂热到什么状态?他们会想方设法在唱吧上打榜,然后用各种手段去拉粉丝,而唱吧给他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。”

  除了这两种刚性需求之外,唱吧还解决了比这两种更大的群体的刚性需求。“闲来无事看美女、听歌的需求。”曾经有人玩笑地将此需求称为“屌丝男打发时间的需求”。

  在陈华看来,这三种需求都是客观存在的,而并不是唱吧挖掘出来的。与微博“创造需求”的模式相比,唱吧是在“满足需求”。“我们只是把这些刚性需求从现实生活中搬到手机上,这就是移动互联带来的巨大机会。”陈华总结说。

  <b>移动互联带来的机会</b>

移动互联带来的机会

  或以虚拟物品盈利

  实际上,在唱吧爆红之前,陈华经历过极为曲折的创业历程。

  早在2005年,陈华创办了酷讯网。由于与投资人意见相左,2008年底陈华离开酷讯网,并于次年4月加盟阿里巴巴,从事搜索引擎方面的应用研究。

“二次创业的时候,我也是雄心壮志,然而一年时间下来,却觉得自己异常失败。”从2011年9月开始,陈华创立的最淘网(在互联网上做导购、促销、比较购物的网站)上线了。然而,仅仅两个月时候,陈华就开始感觉不对。“在互联网上做电商,所有的流量都来自于今天的巨头:阿里巴巴、百度、360等。即使最淘网有名气了,用户还是在百度上搜索最淘网,然后再点击过来。”谈及往事,陈华显得有些感慨,“因此,用户对我的产品品牌的认知度和沉淀性非常低。最后,我们还是放弃了。”

  无法阻挡巨头的围追堵截,新的出口在哪里?痛定思痛之后,陈华果断放弃了“生活+电商”的模式,开始转向移动互联。

  “我们不能再做巨头们已经在做的事情,不能在手机上做搜索、淘宝、杀毒。”这一次,陈华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支点,“我们要做的,肯定是在手机和PC不一样的地方产生的新机会。”

  唱吧的商业模式颇具想象空间,而这种商业模式并非空穴来风,也并非是陈华的原创。在移动互联领域,陈华对Instagram评价颇高。Instagram是在线照片服务商,后来被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。Instagram可以让普通人用手机摄像头拍照之后,用滤镜加工成非常专业的高质量的照片,然后简单地分享到facebook和twitter上,从而诞生了一个10亿美元的公司。

  与Instagram的切入点类似,陈华的切入点是让普通人用手机也能唱出高质量的音效,非常方便地分享到微博等社交网站上去。“我们的产品形式与Instagram一模一样,只是锁定的部件不同,它锁定的是摄像头,我锁定的是麦克风,然而这两者产生的效果是一样的。”陈华说,“它一下火了,唱吧也一下火了。”

  当然,唱吧也有与Instagram的不同之处。照片没有打榜的概念,而唱歌有打榜的概念,竞争性很强。“只要有竞争性,我的商业模式就明晰了。”陈华介绍说,如果粉丝在唱吧上追捧一位美女,只要送花送得多,她就能上榜。因此,拥趸者自然会拼命送花。

  “这些虚拟的送花、送宝马、送游艇方式,都是需要付费的。”陈华说,“即便“现在送花是免费的,但是将来也是要付费的,只是这一方面,就可以产生巨大的经济效益。” 陈华透露,唱吧未来可能会选择出售虚拟物品的盈利模式。

  目前而言,这些都还是设想,陈华坦言现在唱吧的盈利还非常有限,连购买带宽和版权的花费都仍依赖于其2011年时从VC拿到的首轮融资。不过他也做好了“三年不盈利,五年不上市”的准备。

  日前有传言称,“唱吧”以20%的股权换取红杉中国1500万美元的注资。按此计算,“唱吧”的估值已达到7500万美元。或许将来,唱吧会步Instagram的后尘,将其抛售也未可知。

前有版权瓶颈

  后有竞争“追兵”

  唱吧火了,而版权问题仍是悬在陈华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唱吧上线之初,在其官网有这样一则声明:“上传作品均由用户自愿提供,因此该作品的版权及内容真实性、合法性均由用户自行负责。”将版权风险转移给用户群体,无疑是一种并不妥当的做法。

  最新的《著作权法》草案第二稿已经删去了此前新歌发布三个月后就可以被翻唱的规定,这意味着像“唱吧”这样的应用,今后将在法律上处于尴尬的灰色地带。

  陈华深知版权问题对于唱吧的重要性。“我们已经购买了在唱吧上线的大部分歌曲的版权。目前来看,大部分用户所需的常规曲目都是可以找到的。”陈华称,目前已经和几十家唱片公司取得了合作,解决了大部分上线曲目的版权问题。对于用户来说,使用唱吧录制歌曲,只要不用做商业化的应用,就不会存在李代沫一样的版权纠纷。“然而,由于解决版权的成本非常高,因此我们还无法提供无限量多的歌曲,因为我们不可能放弃发展而仅仅去购买版权。”

  从唱吧上线之初就有很多投资人想要注资,甚至有传言称红杉中国注资1500万美元。坊间也有传闻,言称唱吧之所以要融资,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购买版权,但版权的费用有可能是个“无底洞”,一旦版权问题解决不好,运营就会存在风险。

  版权问题的解决不是一蹴而就的,与之相比,陈华显然将创新提到更为紧迫的日程。唱吧的新功能层出不穷,比如变音功能,可以将演唱者的声音变成娃娃音、猫音、狗音,以求萌翻一片的效果;分区打榜功能则使演唱者的曝光率大大增加;社交网络找好友的功能则可以轻松发现微博上有哪些人在使用唱吧,然后再加关注,社交化功能也会就此加强。

  从春节前确定方向,到5月底唱吧上线,唱吧实际上刚刚诞生四个月,还是一个新生产物。然而即便是如此短的时间,唱吧的身边也已经潜伏下一批竞争对手,如虾米、微信、豆瓣音乐以及最新上线的YY微唱。

  目前,虾米的价值集中地体现在他们的一批音乐人和高水准用户身上,它更多地将目标瞄准在精英用户身上;微信有着自己的开放平台并且仍在不断优化和改进,相比“唱吧”,微信有着更为多元化的功能以及更庞大的用户群;豆瓣虽然流动性较差、入门较高,但可以把自己的音乐人资源和用户圈子结合起来,在资源整合方面存在巨大的优势。相较虾米、微信和豆瓣,手机K歌应用YY“微唱”的推出更是被认为是对唱吧的直接挑战。不断涌现的竞争者,增大了唱吧未来的不确定性。

  “我希望用户对我们的市场抱有更大的耐心,让我们把这个产品做得更完美。我觉得这会成为未来草根娱乐的最好的平台。”谈及未来,陈华充满憧憬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手机版|Archiver|苏州蓝京鱼软件有限公司 - 追溯 -制造管理 解决方案 ( 苏ICP备12057200号  

GMT+8, 2018-10-17 02:56 , Processed in 0.08034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.5 Licensed

© 2001-2012 Comsenz Inc.

回顶部